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高崑文化艺术博客

人文、书画、摄影、旅游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现任济南日报报业集团编委、高级编辑,山东省新闻美术家协会副主席,济南市美术家协会主席团成员、理事,济南市楹联艺术家协会副秘书长,山东省花鸟画院顾问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1974:一幅油画的遭遇  

2013-01-08 10:21:14|  分类: 翰墨泉城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1974:一幅油画的遭遇 - 高崑 - 高崑文化艺术博客
 
    1973年,在佳木斯的一个边境连队,我头一次登上一个乌苏里江边的“大架子”,即边防军的瞭望塔。自从1969年珍宝岛冲突之后,中苏双方沿江每隔一两公里便竖起一座一二十米高的塔,供哨兵警戒之用。在塔上的那一会儿,我想起当时流行的一首革命歌曲《我为伟大祖国站岗》。于是一幅油画的构思产生了。
    在饶河,我受到驻军、一个边防部队的热情欢迎。我还帮助该部画过“批林批扎”墙报,因此深得只长我两岁的指导员信任。他找来一位战士小王全副武装地为我摆姿势画写生。后来完成的作品上,战士与指挥员的两个形象,均出于这两位原型。
    我每日一大早便去江边写生,积雪没膝深,但把画夹平放,再坐在其上却不会下陷。气温在零下30℃左右,调色油都冻稠了。每日把画作钉在火墙上,烤一夜后基本可干。我在黎明时爬到俱乐部屋顶上去捕捉清晨阳光的色彩,还去松花江边画船码头等,所有这些都补充到油画中成为耐看的细节。
    后来,得知我的《站岗》已入选1974年全国美展。这是我作品第一次入选全国美展,心里十分高兴。尤其是进入金碧辉煌的中国美术馆时,一眼看见自己的作品挂在正中圆厅墙上中间偏左的位置,更是兴奋。但当上前细看时,却是一愣,随之大为扫兴。
    原来,我倾注心血的两个主人公的脸,即全画最要紧的部分,已经被做了手脚。两张脸都被改宽、改胖、改得粉红。我深爱的那两张脸不见了,我反复涂改才捕捉到的那种清晨冷暖交织的色彩被一层红色盖去。
    再回到兵团,北京方面传达下来,说“江青同志参观了全国美展”。其中说到江青在大约12幅画前停下来看得较长久,分别有评论。在我的《站岗》一画前,她问,是什么人画的,有人答说是一个兵团战士、知青画的,江青说,条件很艰苦,画得这样很不容易了(大意)。江青的称赞,使我这幅画几乎发表在全国所有重要报刊上。此外,由人民美术出版社、辽宁美术出版社出版的招贴画,合计印数在10万以上。
    1981年,调到黑龙江省美协创作室的画友通知我,说我的《站岗》已被中国美术馆清理扫地出门,由于原兵团已解散,这画退到了省美协,被放在仓库里。等我在1982年去取画时,已经是一卷积满灰尘与水迹的黑黑的、边缘已霉烂破损的旧画布。(作者:沈嘉蔚 原载2013年1月7日《济南日报》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2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